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跟母亲的同事出去玩
跟母亲的同事出去玩

跟母亲的同事出去玩

期中考试,小文进步明显,从32 名上升到班里第8名,母亲又笑了。 看到儿子的进步明显,父亲小文非常高兴,觉得作为父亲也应该象小区其它 的家庭一样,给儿子一点奖励。确实,小文感到,这几年与儿子的沟通太少了。 “说吧,想去麦当劳还是肯德基,或者是去公园、动物园?” “没意思,我哪儿也不想去。”小文显然对这样司空见惯的地点没有丝毫兴 趣。 “你这个笨人,这年头谁还稀罕去这些地方啊,郊游怎么样,嗯?”母亲插 话道。 “好,我同意!”小文几乎要跳起来。看来,还是母亲了解自己的儿子。


  于是,一家人开始规划郊游的事项。很快,大家决定周日去逛“五佬峰”。 此处是一个新开发的旅游景点,人较少,公车还没有开通,但自然景观保持 得不错。 但五佬峰离家有50公里,没车还真不行。最后母亲决定,她可以向自己所 在的公司借。小文说自己虽然会开,但还没拿驾照,况且,山路崎岖没把握。 “干脆,约小赵夫妇跟我们一起去吧,好像他们也挺爱玩的。”母亲很有办 法。 小文想起来了,小赵是母亲的同事,还来过家里,对小文很亲切,每次来, 都要问小文在玩什么游戏。小文觉得跟小赵有共同语言,因为游戏其它人根本不 懂,而自己仿佛是个专家。 “行,就这么定!”小文下了决心:生意可以照做,交给下面的人去管。一 天怎么样也不会耽误太多。“那这事就由母亲你来安排了,这段时间我还得照顾 我的生意。” “行,这段时间正好可以熟悉熟悉,免得大家到时觉得面生、不好玩。”母 亲说,“一切我安排!” 最后,父亲允诺,只要期末成绩好,就买一个游戏机给小文。看来,成绩好 还真管用,小文心想。


  第二天,小赵夫妇来了,小文正好也在,大家又把出行计划谈起,小文在自 己的房间不断听见小赵和母亲母亲兴奋的说话声。大家谈得很高兴,并信誓旦旦 地说以后还要如何如何等等。又过两天,是周六,母亲说小赵夫妇约我们到他们家吃饭,问小文说要不要 去。小文本来不想去,因为老是大人之间说些无聊的话,实在没什么意思;但听 说小赵家有电脑可以玩时,小文来精神了。 小赵家住得很宽敞,客厅很大,但好像母亲评价说好像结构不合理,折来折 去的,视线受压抑,并且不方便摆设家具。 小赵夫妇真的很热情,饭菜确实不错,母亲一直夸奖小赵的夫人罗芳能干。 饭后,母亲就坐在沙发上与罗芳又东家长西家短地说了起来。这期间,小赵 在自己的书房指导小文玩电脑游戏,这让小文建立了完全不同的游戏体验,尽管 不熟练,小文仍然在键盘上大呼小叫地忙个不停……《新闻联播》开始不久,罗芳的手机响了,通完话以后,罗芳把小赵叫了出 来,说医院里有手术急诊,必须立刻赶到医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交待小赵陪 母亲母子,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熟悉的《新闻联播》结束音乐响了起来,小文希望母亲不要来叫自己,这一 关马上就要过了。幸好,小文等了一会儿,母亲没有进来。但好像小赵说要让母 亲欣赏他的发烧级音响。 “喔,好吵!”小文心想,然后又忙活自己的过关游戏去了。 打了一阵,小文叫道:“小赵,小赵,游戏怎么停啊!?”小赵进来,原来 小文晚上汤喝多了,想上厕所。小赵仔细地教了小文,原来这么简单。 从卫生间回来,小文看到小赵搂着母亲正随音乐跳舞,还转着圈呢。“哈, 你们跳舞,我打游戏,我们互不干扰!” …… 小文又尿急了,按了暂停从书房出来,音乐依然响着,但好像客厅没人,再 从卫生间出来时,小文特意看了一下,好像跳到另一个房间去了,小文好奇地走 到客厅L形的拐角处,眯眼一看,母亲跟小赵温柔地缠在一起,那房间的灯光灰 暗,但仍然可以看见他们随音乐摇摆的动作。 熟悉的感觉又上来了,小文感到嗓子干涩,目不转睛。小文看到小赵的双手 捧着母亲丰满的臀部,两个人的胯部紧紧地顶在一起,母亲的嘴唇与小赵的嘴唇 热烈地搅在一块,小文后退了一步,喘了口气,心情实在复杂。 直觉上,小文觉得偷看大人之间的事是不妥的,但小文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也搞不清为什么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就象玩赛车游戏一样觉得刺激、觉得兴奋。 音乐依然在吵闹着,没完没了的,小文再次侧身看了过去。 母亲的紧身的健美裤已经退到了大腿上,臀部完全曝露着,暴露在小文的眼 前。 小赵的双手使劲地伸缩在母亲臀部的后下方,两人依然热烈地拥吻着。 突然,小赵低下头,把母亲的衣服往上拉起,两团半球状的乳房从衣服下摆 处“跳”了出来,立刻,小赵抽回双手,一只手使命地握住一只乳房,小赵的嘴 立刻贪婪地扑了上去,含住了猩红的乳头,舌尖飞快地扫动着,另一只手却急速 地神入母亲前面的大腿间,没入细毛的深处。 母亲抬起头,眯着双眼,嘴唇微张,无力地靠在小赵的身上。


  小赵又换了一只手,抓住了另一只乳房,嘴唇仍然没有离开乳房的上部,不 时看见小赵的牙齿在母亲的乳头上轻咬着,舌头也不断地拨弄着那挺立的肉蕾。 小文看见母亲微微分开双腿,小赵的手方便地滑了进去,偶尔可以看见小赵 灵活的手指进出于母亲那两片肥厚的肉丘内。小文又听到猫喝牛奶的声音了。 母亲这时,略微倾斜了身体,伸出一只手向小赵身体的胯部探询着,小赵似 乎明白了什么,站起来,拉开拉链,一根勃发的肉棒立刻蹦了出来。母亲的手立 刻将肉棒抓住,不断地前后套弄着。 好像一切的动作都是为了配合音乐的节奏,“喔……呀、嗯……啊!”声音 阵阵,不间断地从灰暗的房间传了过来。 小文伸进自己的裤裆,也同样象母亲对小赵那样套住了自己的小鸡鸡,母亲 每滑动一次,小文也滑动一次,渐渐地,小文跟不上节奏了……母亲的呻吟的声 音慢慢由低到高,套弄肉棒的节奏也越来越快,小赵也加大了手的抽插频次,终 于,所有的声音在音乐的最高处嘎然而止。 小文感觉到自己再一次被孤零零地抛弃在荒原上。


  【完】